跑步

万界穿越第一百四十六白河

2019-11-18 17:18: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界穿越 第一百四十六 白河

“阿弥陀佛,希望佛祖保佑我家小虎可以找到一个好的姻缘,老妇人不希望未来的媳妇多么的漂亮,只希望是对小虎、对老妇人我都好就行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一个身着朴素的老妇人正虔心的跪在佛像的面前,向佛祖述说着自己的心愿。

“张大娘,小虎哥今天怎么没来?”一旁负责为佛祖添加油香的小和尚慧思见到张大娘述说礼拜完了之后,便上前和其攀谈道,这华衍寺之中的僧人多是潜心修行之辈,小和尚虽然自小便被华衍寺收养,但是越是长大,却是对于寺外的一切有着一种的向往。

张大娘一直都是信佛的,经常的逢年过节的会来华衍寺礼拜一番,所以对于小和尚慧思也算是看着长大的,此时自己的孩子已经是到了可以娶亲的年纪了,而作为母亲的张大娘对于小孩子是很是喜爱的,“小虎去城里去了,家里准备给他谈亲了,所以让他去城里置办一些的东西。”

“小虎哥要娶亲了吗?我到时候能去看吗?”小和尚慧思一听说有着热闹的事情,就不由自主的出声着表示自己想要看热闹的欲望。

张大娘看着小和尚欢喜的样子,自己也是高兴了几分了,“当然可以呀,到时候你可以带上你的师兄师弟来看哦。”

“恩恩,我到时候一定会去的,嘻嘻。”小和尚慧思说到了最后,自己都是有着一点的害羞了。

也许是张大娘的虔心真的被佛祖听到了,所以张大娘的孩子也在从城里回来了的第二个月决定成亲了。而慧思得到了这个消息的时候甚是高兴,本来打算多拉几个师兄师弟去祝贺张大娘,但是到了最后却只是有着一个师兄带着他来到了张大娘的家里。

张大娘家的院子不是很大,所以有着一些的席宴是放在院子外的路上的,慧思和他的师兄到来的时候,也是张大娘的儿子带着迎亲的队伍进村的时候,慧思看着热闹的迎亲队伍旁边的那些玩闹的小孩子,自己心中也是一痒,想要和那些的小孩子去一块玩闹,但是想到了自己的身份,却是又忍下了自己心中的欲望。

慧思的师兄慧修径直的带着慧思来到了张大娘的院子之中,找到了张大娘的身影,然后先将自己和慧思的贺礼――两个人亲自抄写的经书送给了张大娘,然后又拿出了慧思的师傅赠与张大娘的礼物――一尊拇指大小的白玉佛像。

“这,这可怎么使得呀!”张大娘对于慧修和慧思的礼物却是喜欢的,因为她是信佛的,也是识字,但是叫她自己抄写的话,却是很费功夫的,而且这些年的书籍都是极其珍惜的,无论这本书是讲山门的,至少可以让家中的孩子看着识字的;不过对于白玉佛像,张大娘却是不敢接受的,因为虽然张大娘并不知道白玉的价格,但是慧修递给她的白玉佛像在她刚刚接到了手中,就感受到了自己这些日子因为忙碌而有点疲劳的身子竟然有种在逐渐的舒缓的感觉,所以张大娘却是不敢接受这么贵重的礼物

“静法师傅说了,张大娘乃是真正的礼佛之人,经常的逢年过节就会上山,不过既然是小虎兄成亲了,那么张大娘再经常上山却是不好的,所以静法师傅便是亲自的雕了这尊白玉佛像送予张大娘,大娘可以用红绳将其挂在脖间,白玉养人,也可以保佑大娘。”慧修下山的主要任务并不是为了参与这些的热闹,而是为了张大娘这个虔诚的信佛之人。

“好好好,老妇人就收下静法师傅的这尊佛缘了。”张大娘也是一个豁达之人,从慧修的白玉养人的这句话中,张大娘已是知道这尊佛像根本就是静法师傅以自己之手送予自己的孙子的,赠佛,赠佛,不就是代表这自己家中马上就会有佛子降世吗。

“小僧的任务既然完成了,就不在此逗留了,寺中还有小僧的事情要做的。”慧修说着,将慧思牵到了张大娘的面前,“静法师傅说了慧思还小,对于尘世之事充满着好奇,所以慧思就先不用回去了,等到着张大娘这里的事情结束了之后,小僧就会下山来接他的,这些日子就烦劳张大娘了。”

“哈哈,没有什么烦劳不烦劳的,我是看着慧思长大的,对他也是亲着呢,以前也和静法师傅提过,想带他下山走走,不过静法师傅一直都是闭口不言,既然这次趁着老妇人的热闹下山来,就多住几天吧。”张大娘是知道华衍寺的规矩的,所以慧修说他要回去,也就没有多加挽留了。

“既然如此,小僧就告辞了,在这里小僧祝大娘合家美满,阿弥陀佛。”慧修送上了一句的祝福之后,便是双手合十,口中道了一声的阿弥陀佛,然后便是转身向外而去,不过在回去的路上,慧修依旧是双手合十着,口中诵咏着华衍寺之中的万法般若心经。

“阿弥陀佛。”张大娘看着慧修的身影,也是道了一声的阿弥陀佛,然后便也是转身去安排慧思了。

而此时在村子的另外的一边,一直隐世在这白河村中做村长的江湖人韩医仙的家中,韩医仙的女儿梦慈并没有去参加张大娘的席宴,而是在家中照顾着一个已经昏迷了两日的姑娘。这个姑娘面色清丽,虽是在昏迷着,开始口中一直说着“蒲公英”。

临近黄昏,韩医仙才带着自己的徒弟阿宝回到了家中,一进到院子之中,韩医仙就出声道:“梦慈,那位姑娘怎么样了?”

“爹,阿宝,你们回来啦,那位姑娘还是在昏迷着,一点也没有苏醒的迹象。”梦慈听到了自己的父亲的声音,便出门来迎接着二人。

“师傅……”阿宝素来心善,听到梦慈说那位姑娘到现在为止还没苏醒,便是想说什么,但是又有着担心,所以吞吞吐吐的说不出话来。

梦慈和阿宝也是熟悉,所以一见阿宝的这个样子,就已经知道了他要说什么了,而且说实话,梦慈在韩医仙未归来的时候,也曾在思虑着和阿宝相同的办法,“爹,要不我明天上山去请求一下子静安师傅,说不定静安师傅会有让这姑娘苏醒的办法。”

“不行,我已经找到了让这位姑娘苏醒的办法了,只是还缺着一味的药引。”韩医仙听到了自己女儿的建议,马上就否决了。

梦慈和阿宝听到了韩医仙已经有了办法,都是甚是高兴,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一见到了这个昏迷的女子,就不由自主的想要去亲近她,就好像是遇到了一个失散了多年的亲人似得。

“还缺一味什么药呢?”梦慈出声询问道。

“心药。”韩医仙看了自己女儿一眼,然后吐出了两个字。

“心药?”阿宝有点奇怪韩医仙说的这味的药。

韩医仙越过梦慈和阿宝,走到了屋子之中,推开了一个里屋的门,里面正躺在那位昏迷的姑娘,“她的病早已是被我治好了,到现在为止她仍没有醒乃是因为她自己不想醒。”

“心病还须心药医。”梦慈看着躺在床榻之上的女子,说出了这样子的一句话,“原来她也是一个被伤过的人。”

韩医仙坐在姑娘的身边,帮其把了把脉象,见其的脉象之中除了身虚之外,其他的事情都没有了,这才转身看向了自己的女儿和徒弟,出声道:“心病还须心药医,我当初在帮其把身体医好之后,见其还没有苏醒,以为是自己诊断错误了,但是今日从张大娘那里回来的时候,我突然想明白了,根本不是我医术不行,而是这位姑娘自己不愿意醒,所以现在除非是帮其找得那味心药,否则的话,就只能是看这个姑娘了。”

“这……”梦慈听了自己父亲的话,却是不由的一阵的心痛。

“我今日在张大娘那里见到了少云了。”韩医仙见到了自己女儿的样子,就知道她想到了自己的感情了,秉着长痛不如短痛的想法,韩医仙点破了自己女儿的心思了。

梦慈听到了韩医仙的话语,先是一愣,然后便是低下了自己的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不知是在听还是没有听。不过知女莫若父,韩医仙怎么不知道梦慈想要回避这个话题的想法,所以韩医仙没有等梦慈自己问什么,而是直接的开口道:“少云现在的法号是慧修,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正从那张大娘家离去,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帮静法下山办事的,我虽然不信佛,但是我仍然能从他的身上看到一分的佛性,甚至关注他的时候,我都有点不由自主的相信了佛是真的存在的,静法的说法没错,少云天生与佛有缘,否则他又怎么会在第一次踏身华衍寺之后,就走上了佛路了呢。”

“父亲……”梦慈的头还是低着的,她很不想听自己父亲的述说,但是她的心底又知道自己父亲说的就是事实,自己当初在得知了他要出家为僧之时,还是十分的痛恨和尚,但是在其剃度之后,梦慈还偷偷的去看过慧修,那是的慧修的身上已是有了一丝的佛性,也正是因为这丝的佛性,所以梦慈才不再痛恨和尚了,也不再怨恨慧修了,因为她的心里也知道慧修的确是适合于佛的。

“唉,算了,我也不多说了,你自己看吧,放心,就算是你一辈子的不嫁,爹也会让你过的好好的,哪怕是爹不幸离去了,阿宝也会代替爹的……”

青海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绵阳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河南治疗睾丸炎方法
上海市松江区泗泾医院
解放军长征医院南京分院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