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山水】毒乳(小说)_a

2020-01-16 13:55: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A君出差回来,刚下车便接到下属电话报告,说单位一把手赵大头突然在家中暴毙。A君闻言,惊恐大于喜悦,立马判定八成是B君下的手,这小子太胆大了吧,说好了报复赵大头,可没叫他往死里整,怎会弄出命案?这下可搞大了。

三天前,A君约B君喝酒,酒过三巡,两人面红耳热,话渐渐多起来。

A:兄弟,你说哥过的这叫啥日子?好歹也是单位二把手,在别人眼里风风光光,可赵大头那老家伙就从来没把我当回事,甚至给我穿小鞋,你说哥心里憋屈不?

B:哥,依俺说你先忍着,赵大头再过一两年就退休,到时你肯定得扶正,小弟说不定也托你福水涨船高从第三升到第二,古人说韬光养晦卧薪尝胆,就是要我们做人低调,退一步海阔天空,忍忍吧哥。

A君拍桌怒喝:忍忍忍,我可实在忍不住了,一定要在赵大头退休之前搞垮他!平时那老不死的仗着官大一级对我指手划脚呼来喝去,我还能忍,可你晓得不,前天我安排一个表侄进单位,满以为这还不是小事一桩,谁知狗日的赵大头竟然不给面子。你猜他怎么说,他说单位编制已满,让我表侄先做清洁工,等以后有机会再说。

B君惊讶:哦?有这事?叫你堂堂二把手的表侄做清洁工?这明摆着打你脸呐!是可忍孰不可忍,狗日的欺人太甚!B君也差点拍案而起,激愤之情溢于言表。

A君叹了口气,拍拍B君肩膀,无奈地说:单位共四个干部,如果我们三人联合架空他,凭他赵大头有天大能耐也翻不了浪花,可恨的是C那家伙与咱俩不对付,专舔赵大头腚眼。

B君红着眼:C位列第四,可巴不得咱俩出点事,他好顺竿往上爬。哥,听说C为了讨好赵大头,连自己的婆娘都贡献了,你可真得当心。

A君喷着酒气:原来这家伙甘心当王八啊?他那骚婆娘我还看不上眼哩!只要把赵大头搞下台,我怕他C个鸟!等我上位立马让他滚蛋。

B君低声道:“咱们明天就暗中收集赵大头受贿和通奸证据,上面对反腐败抓得紧,咱俩一举报他就得完蛋。”

A君连忙摇头:“千万不可,若真到那地步保不准老不死的会乱咬人,咱哥俩屁股底下也不干净啊!最好想个万全之策,搞死他方才解我之恨!到时候整个单位就是咱弟兄的天下。”

B君眼睛一亮,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又喝了几杯酒,B君起身告辞。A君搂着B君肩膀附在他耳边说:“兄弟,今天之言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万不可入第三人之耳。我明天要公务出差,三天后回来咱哥俩再商议。”

B君拍胸脯保证:“哥啊,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咱哥俩可是刎颈之交,你的事就是俺的事,这事儿小弟给你想办法,你就等着看赵大头倒霉吧!”

听到赵大头死亡消息,A君顾不得回家,直奔赵大头官邸。赵大头遗体已被公安局运走解剖验尸,现场有几名警察正在拍照询问记录。A君一屁股坐在赵大头家中失声痛哭,死了亲爹似的嚎啕,其情之真意之切,感天动地。这样嚎啕下去持久了会伤身,A君嚎着嚎着突然因悲伤过度晕厥过去,被人手忙脚乱送往医院。

“晕厥”中的A君仔细思考赵大头暴毙的问题,心想B君那小子真有这能耐?人命关天的大事,他不会这么没脑子吧?

隔日,在医院休养的A君听到下属汇报,说赵大头系中毒身亡,毒药成份是毒鼠强。至于是误食毒物还是被人投毒,还不确定。

A君豁然开朗,这事勿庸置疑是B君干的,这小子也太狠了吧!还好自己出差,有不在场证据,那天晚上与B君喝酒谈话内容并无人知晓,万一B君被查出投毒杀人,自己完全可以推个一干二净。想到这儿,A君忽然心情大好,但他并不急于出院,目前对他来说,医院就是世外桃源,置身事外安享几天清闲是最明智的选择。如果不出意外,过几天上级就会任命新领导,A君有九成把握上位。不过A君还是在心里祈祷千万别让B出事,免得平添麻烦。

B君也算识相,A住院的几天,他没来看过一次,连电话也未打过。A君从探望他的下属口中得知B处境平安,因为单位忽然少了两个主持工作的领导,他这个三把手义不容辞暂时挑起了重担。

一星期后,A君如愿被任命为单位一把手。赵大头的案情并无实质性进展,经公安局排查,赵大头死亡之前并没与任何人接触,而平时与他有所接触的人均排除了作案嫌疑,难道真是误食中毒?案件一时搁置。

A君上任,意气风发,立马提拔B君接替自己原来的二把手位置,C君也水涨船高递增到第三。这是A君的策略,先做个姿态把C君提上来,过段时候再找机会踢下去,让他尝尝大起大落的滋味。第四把手的位置暂时空缺,A君想利用这个香饵好好钓鱼。

A君试探过B君好几回,问B君究竟是怎么让赵大头中招的,B君要么笑而不答,要么顾左右而言它。有一次实在无法回避,B君就模棱两可回答:“哥,人命关天的大事你可不能乱讲哦,兴许是该哥升官发财,天意,哈哈,天意!”说罢神秘地眨眨眼。A君也打个哈哈,从此不再问。但A君多了个心眼,平时尽量少和B君来往,即使与B君一起进餐,也得看着B君先喝酒吃菜后才敢动筷。这小子太危险,万一哪天看我不顺眼,我也落得与赵大头一样下场可冤了,A君这样想。

转眼半年过去,A、B、C三人相安无事,C君不但没被踢走,反而C君的老婆也入单位进了编制。当然最得意的还是A、B二人,C比较低调,后台倒了,上面这两位平时又与他不怎么对付,能保住位置已属万幸。

其实,最风光的A君近来最是苦恼,并且有苦说不出。A君经常犯头疼病,疼起来脑袋嗡嗡作响,每次疼过以后就感觉神思恍惚反应迟钝,这症状有两个月了。A君到医院检查,医生查不出毛病,称可能是工作生活压力大导致神经紊乱,要他经常保持愉快心态,注意多休息。这话等于没说,作为单位一把手,他怎能不劳心劳力?何况下班后还有另外的“应酬”。但A君越来越感到脑袋瓜子不受控制,经常在没人的时候躲在办公室哭一阵笑一阵……

A君的变化,细心的B君看在眼里,多次跑进A君办公室陪他聊天,关切地问他是否哪里不舒服。A君对自己的情况守口如瓶,B君便也不多嘴,只谈谈工作和社会趣闻。

这天下班后,B君邀请A君到家小饮,A君本想拒绝,一来盛情难却,二来也感觉烦闷,何况B君与他是铁杆,更是他顺利上位的大功臣。A君欣然到B君家喝酒,三杯下肚,B君乘着酒兴问:“哥,俺发现你精神状态大不如从前,究竟怎么了,有哪儿不舒服吗?”

“没、没、没有的事,我这不好好的吗?”A君矢口否认。

“没事就好,也许俺多心了,小弟还指望你这棵大树庇护哩,你可千万不能出事。”B君好似松了口气。

“出事!”A君心里没来由地“咯噔”一下,情不自禁想起了前任赵大头,脑袋有点隐隐作痛。

“是啊,万一你再出了意外,这么大单位谁来撑?”B君满口关切。

“呵呵,我能出什么事?”A君强作镇定,一面克制脑袋里越来越强烈的疼痛感,一面语含玄机对B君说:“咱兄弟俩可是一条绳上的麻雀,谁也不能出事,你说对不?”

B君似笑非笑,玩味似地说:“言重了吧,哥,啥叫一根绳上的麻雀?多难听呀。万一你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单位的重担我不知能不能担呢?”

A君心里又“咯噔”一下,听B这话里有话分明不怀好意,A一手揉着太阳穴,故作不解:“兄弟,你好像希望我出事似的,究竟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赵大头的事被公安知道了?那可不关我的事啊!”

B君半仰身子靠着椅子后背,翘起二郎腿,双手托着后脑勺,定定地瞅着A君,突然问:“哥,你现在是不是开始头疼了?是不是忍受不了?是不是想哭想笑又想叫?”

“这……你怎么知道?”A君呼地站起身,单手撑住桌面。

B君摆摆手,笑道:“稍安勿躁稍安勿躁,俺还知道你这症状已经持续两个月了,不过你放心,也许过了今晚你就会彻底解脱,不再受折磨。”

“啊?”A君唰地出了身冷汗,但大脑的剧烈疼痛迫使他不能作太过激的动作,“说,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A君声嘶力竭,面目狰狞。

B君淡淡一笑,从衣袋里掏出一只小玻璃瓶,瓶中盛着一半的透明液体,B君说:“想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外国最新研制的药水,俺好容易通过秘密渠道购买到手,这种药水无色无味,连续使用一个多月可致人疯傻,普通医院根本无法检测。哦对了,你一定在奇怪俺啥时候给你下药了,并且还能连续下药两个月,很简单,俺每天夜里趁你弟妹也就是俺老婆睡熟后,悄悄把药水涂在她 上,就这么简单。哦,还忘了告诉你,中了这种毒唯一的好处就是当时会特别亢奋……哈哈。”

A君已然摇摇晃晃,尽管大脑意识渐渐模糊,闻B君之言依然大惊失色:“什么?你老婆…她……我……她,你早知道了?”

“当然知道,你以为我像你一样蠢?不过,睡我的老婆你得付出代价。”B阴阳怪气。

“唉,罢了罢了,算你狠……”A君一屁股坐下去,脑袋里仿佛传来阵阵爆炸声。

B君同情地看着A君,揶揄道:“哥,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赵大头怎么死的么?趁你还清醒我都告诉你,在你出差的那三天,我每天在嫂子也就是你老婆的大奶头上涂上毒鼠强,短短三天赵大头就莫名其妙中毒死了,哈哈,你处心积虑想搞垮赵大头,不就因为他睡了你老婆吗?俺帮你报了仇,够朋友吧?”

“啊?你都知道了?”A君失色,大脑中仅存的一丝清醒又感觉B的话哪里不对劲,他怎么能把毒药涂到我老婆奶头上?“啊?啊啊啊啊……原来你也与她……贱人臭婊子,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A君一张脸扭曲得不成人形,脑袋里轰地炸开了,终于受不了刺激,放声大笑,跌跌撞撞又笑又叫跑了出去。

第二天,单位上下沸沸扬扬传开了一个惊人消息:现任一把手A君突然精神失常,据说彻底疯了。

面对上级领导,B君悲痛无比,满面沉重与懊恼,他自作检讨:“俺看出A精神状态不佳,请他到家里坐坐,喝茶聊天。他提出要喝酒,俺就高兴地炒两盘菜陪他饮了几盅,喝了会儿酒,他就开始哭,说前任赵领导壮志未酬身先卒,他每每想起就伤心欲绝。唉,俺也知道,A君和原先的赵领导感情不是一般的好,俩人亲如兄弟,也难怪他会伤心。唉,都怪俺没好好开导他,作为下属,俺严重失职,惭愧惭愧……”

领导也很无奈,拍着B君肩膀安慰:“事已至此,只能怪他过于感情用事,心理素质不够强大。你也不必自责了,偌大的单位还指望你来挑大梁,坚强起来吧!”

短短半年,单位两任一把手一死一疯,这种非正常现象引起了公安部门高度关注。精明的公安局领导重新制定调查方向,决定从利益链着手。局里秘密布署,派便衣二十四小时分组监视B君和C君以及与他俩有关联人物的一举一动,毕竟自赵大头死、A君疯后,B君与C君可谓是最大受益者。

B君坐镇单位,隔几日,派C君出差。侦查人员发现,C君出差的当晚,B君就去了C君的家。

当B君推开C君家虚掩的房门,C君的老婆刚好在 上涂过什么……

共 416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毒乳】是一篇揭露当今社会官场上黑暗面的短篇小说,小说从“赵大头”的死入手,并先后塑造成了A君、B君和C君这三个人物形象,阐述了A君和B君及C君为了想当上单位里的一把手,处心积虑,想把“赵大头”搞垮,最后真的垮了,A君当上一把手,可是好景不长,A君疯了。疯前的那顿酒B君自揭谜底。原来是B君往自己老婆的 抹了药。这篇小说不但说明官场黑暗,就连人物关系也很混乱的现象。小说从情节和塑造的人物手段都很成熟,笔力集中,反映人物所处官场勾引斗角的典型特征。小说用直接和间接描写了人物的精神世界。篇幅情节紧凑,构思精巧,结局出人意料,主题深刻,一篇值得人回味的小说!问好作者,感谢赐稿山水,好文共赏,推荐阅读!【山水神韵编辑:王霞】

1 楼 文友: 2015-06-1 16:49:14 感谢侠心老的精彩小说,读你的小说回味很久,让我又一次学习了!问好,愿侠心老师在山水创作愉快!希望多看到您这样的作品。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6-1 18:0 :24 多谢王霞老师精彩编读,非常到位,请对拙文多多批评,致谢!

2 楼 文友: 2015-06-1 16:50:27 解读不到之处请多包涵!!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6-1 18:09:24 老师好谦虚哦,你的解读非常到位,而我的描述却是有许多地方显得艰涩。

另,文中对所有人物未进行外貌描写,个人感觉不必要。还有对赵大头和C君也只数笔带过,C君老婆最后才出场,其实A与B的形象行动已经代表了文中所有勾心斗角不择手段的人。只是写作技巧不够,惭愧惭愧。

 楼 文友: 2015-08-07 15:08:48 侠心,不得不说,你的想像力非常非常的好,我个人看了你这文章后老想,毒鼠强那么毒的药品,抹在皮肤不会让那个C的老婆也中毒吗?不过情节倒也真的是这个社会可能有的一种状态,值得深思!

回复  楼 文友: 2015-08-07 15:2 : 9 肯批评才是真朋友,首先感谢来读。老鼠药这事我也考虑过,记得这东西不入口不沾到溃烂皮肤好像不会中毒,小时候我用它毒老鼠,把药和在水里,放一把米,然后就用手在药水中搅拌,过后洗洗手就没事了,现在想来确实是十分危险的事。

好久不见,期待你的佳作。遥握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使用方法
静脉炎的治疗
剖宫产术后预防便秘方法
儿童风热感冒专用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