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械医 第六百五十五章 委屈

2019-12-04 13:40: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械医 第六百五十五章 委屈

高胜利是对欧阳语琴动了龌龊念头,可她现在当着卫生局的领导还有很多医院的专家、教授的面这么跟他说话这等于是打他的脸,高胜利如何能忍,一拍桌子站起来怒道:“放肆,你就这么跟领导说话?”

欧阳语琴脾气也不小,又是欧阳家的千金大小姐,别说高胜利这个省医院的院长了,就算京城卫生厅的厅长也不敢跟她这么说话,高胜利不是拍桌子嘛,欧阳语琴也拍,并且声音比他的还大,满脸寒霜的欧阳语琴寒声道:“你算什么领导?嫉妒贤能,任人唯亲,这专家组我不参加了,你另请高明吧。”欧阳语琴说完立刻拂袖而去。

高胜利脸色铁青、铁青的,今天被欧阳语琴大大的落了面子实在是让他气坏了,刚要发作,旁边的卫生局领导不悦道:“高院长注意你的言辞,我认为欧阳医生说的也没错,不管怎么说苏弘文也是肝脏移植方面的权威,让他参与进来也是一件好事,不管他以前犯了什么错都不重要,现在最最重要的事是找出治疗阿森尼尔症的办法,这才是重中之重,我看这件事就高院长负责吧,你把苏弘文给请回来。”

高胜利虽然会议开始的时候很会做人让卫生局的领导先讲话,可一跟欧阳语琴“交火”便风度全无,又是拍桌子又是瞪眼的,那把这些卫生局的领导放在眼里,由此可见高胜利这人就是小人得志,真实的本事是没有多少的,不然那会这点城府都没有。

在一个欧阳语琴说得也没错,苏弘文毕竟是肝脏移植方面的权威,在整个华夏,甚至整个世界的医疗圈子中都是排得上名的。并且位置相当靠前,这件事是人所共知的,阿森尼尔症又会引发严重的肝脏硬化,这样一来把苏弘文请来参与进防疫工作中一点错都没有。放着这么好的人才不用那才是傻子。

以前因为有詹天成的示意。卫生局的这些官员对于整苏弘文的事都是睁一眼闭一眼,毕竟詹天成可不是他们能得罪得起的。可现在不一样了,出现了阿森尼尔症这种传播速度相当之快,并且致命率相当高的传染病,这些卫生局的官员要做的是尽快控制住这种传染病。不然谁都好不了,此时此刻为了脑袋上的乌纱帽詹天成那边也顾及不了了,先解决眼前的事在说。

省卫生局的主要领导达成了共识让高胜利把苏弘文请回来,高胜利不办也得办不然他这院长也别干了,这点高胜利本人很清楚,只能咬牙答应下来,心里这憋屈劲就别提了。一想到自己去请苏弘文他跟自己摆谱,或者表现出得意洋洋的样子来高胜利就想发疯。

会议结束以后,吃了一只大苍蝇的高胜利实在拉不下脸来去请苏弘文,便找秦胜杰去找苏弘文。秦老爷子自然高兴干这件事,兴高采烈的去了,可惜不大会又垂头丧气的回来了,因为苏弘文去了草原,现在根本就跟他联系不上。

听到这消息高胜利是长出一口气,终于是不用看苏弘文的脸色了,兴奋下赶紧把这个消息上报到卫生局,他以为卫生局的领导们得知这情况便不会在要求找苏弘文了,可谁想卫生局一干领导下了死命令要求高胜利要尽快把苏弘文请回来,结果高胜利又吃了一只大苍蝇,心里这个恶心,但他也没办法只能照办。

省卫生局如此急切的想把苏弘文给请回来原因自然是希望苏弘文能再创奇迹找出治疗阿森尼尔症的办法

,最次能找到控制疫情的办法也行,现在这种病蔓延得越来越厉害了,染病的人数已经突破了一万大关,并且每天都有人死去,每天都有新的患者出现,在控制不了可真麻烦了。

省医院的人得到这个消息后齐东风是对这些卫生局的领导破口大骂,当初不搞清事情的真相就一脚把苏弘文踹出了省医院的大门,媒体对他百般诋毁省里也是不发一言,任凭这件事越演越烈,生生把苏弘文的好名声毁于一旦。

是苏弘文凭借一己之力让快要黄掉的省医院从新站了起来,省医院再现昔日的辉煌,可省里那些领导却卸磨杀驴,把苏弘文赶走了,现在出现了一种恶性的传染病省里那些人又想起了苏弘文,让他顶到防疫第一线去,这算什么?

人是你们赶走的,现在有事了要用到苏弘文了又要把让给喊回来,这群孙子把苏弘文当人看了吗?显然没有,更可气的是省里院里对苏弘文当初的处罚决定一字不提,还让他到防疫第一线,这是让他玩命啊,现在全省因为阿森尼尔症已经死了很多人,这些人中大多数都是医生、护士,没办法一出现这种疫情最容易被感染的就是医生、护士。

让苏弘文背着骂名去最危险的工作岗位中,这对于他来说太不公平了,齐东风都为他抱屈。

秦胜杰到比较冷静,虽然知道省里的这个决定对苏弘文太不公平,但这事也是苏弘文的契机,他完全可以在这时候提条件让省里为他正名,一雪前耻从新以一个正面的形象出现在患者面前,不过这事还是太危险了,一时间秦胜杰也拿不定主意劝苏弘文去防疫第一线好,还是不接这个活好。

于剑跟秦胜杰的想法差不多,正他犯愁的时候金日新这些医生全涌了进来,金日新是经历过李业茂手术的,他最清楚当初苏弘文根本就不是拿患者做实验,可偏偏就被家属与媒体说成是拿患者做试验,他是相当为苏弘文鸣不平的,最后苏弘文被抹黑成了人渣医生然后被一脚踹出去,得知这事金日新就想去找高胜利理论,并且还联合了科里所有的医生,这些医生是站在苏弘文这边的,他们也相信苏弘文不会拿患者的命开玩笑,最后这件事是被秦胜杰等人给压了下来。

今天金日新等人得知省里又想让苏弘文顶到防疫第一线去,这些日子里他们心里憋着的火终于是爆发了,一进来金日新立刻喊道:“于主任、秦老师、齐老师我们听说省里跟院里想让苏主任去防疫第一线,有这事吧?”

于剑点点头没说话,看到他点头金日新立刻怒了,张嘴就骂道:“这些狗屁领导,当初是他们不问是非黑白把苏主任赶走的,现在出了事又想苏主任为他们卖命,凭什么?我们不同意,不能让苏主任跟个东西似的被他们挥之即来、呼之则去,他们不配。”

齐东风的想法跟金日新这些人不谋而合,听他这么一喊立刻附和道:“对,不能让苏主任去,早干什么去了,这会想起苏主任了,他们良心都让狗吃了吗?”

“齐老师说得好,当初李业茂的事苏主任受了多大的委屈我们都知道,省里院里管了吗?我们看着都寒心,是苏主任让省医院有了今天,没功劳也有苦劳吧?但省里跟院里那些狗屁领导想到这些了吗?现在出事了,他们又想到了苏主任,想让苏主任为他们卖命,凭什么?”

“省里、院里的那些领导就是这样的人,他们才不管我们医生、护士的死活,还有那些老百姓,整天没事还想找点事闹闹,无非就是想讹钱,说我们给他们开大单,给他们瞎看病,我们累死累活救他们他们念我们一点好了吗?现在出了这么严重的疫情又想起我们医生、护士的好了?什么东西,我们死了多少人?别的医院我不知道,就咱们医院就死了一百多个医生、护士,咱们科的小赵,上个礼拜我还跟他喝酒那,可昨天他、他……”

说到这大家红了眼圈,前几天还一块吹牛打屁的兄弟姐妹今天就突然消失不见了,并且在也见不到了,他们的死是高尚的,可以前谁又理解过他们?谁又真正的尊敬过他们?他们是医生、护士,是白衣天使,可老百姓真当他们是天使了吗?得到过他们救治的人真的都感激过他们吗?

“还有小孙也、也走了。”

“孙莉也走了。”

……

一个个名字被大家提起,这些都是为了救治被感染的患者而失去生命的医生、护士,不管以前患者怎么说他们不好,也不管他们曾经是不是给患者开过大单,是不是对患者或者家属的问题爱搭不理,最少在疫情爆发的这一刻他们没有当逃兵,没怕死,都是好样的。

秦胜杰听到一个个有的熟悉、有的陌生的名字也红了眼圈,一个礼拜前这些人还都是活蹦乱跳的,他们有自己的家人,有喜怒哀乐,可现在这些人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中,并且他们家人还没来得及见到他们最后一面他们就被火化了。

想到这些秦胜杰擦了一把眼泪突然道:“我知道大家都为苏主任鸣不平,但此时此刻我们真的需要他,他或许真的有办法挽救这场浩劫。”

ps:

一更送上,今天又晚了,我不会告诉你们我是因为看美剧而耽搁了!

小孩食烧怎么退烧最快
儿童风寒感冒吃什么药
儿童大便干
3岁宝宝口臭怎么消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