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516521四川抗震手记

2019-10-09 22:07: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感谢友:傷伈隨魚落~ 的推荐--

  5.165.21“抗震”手记

  “有些事情无需声张,有些记忆不必刻意去记,就让我们,以忘却之名怀念。”

  短暂的几天过去了,从四川返回南宁,那些记忆就像浅睡眠里时断时续的梦境一样充斥在我茫然的大脑里。很多人抱着希冀和好奇问我,问那些同样的问题,我曾试图去回答,试图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但最后,我选择了缄默。

  我需要睡眠,需要在寂静里梳理一些纷乱的头绪,需要从写作者,游荡者以及“志愿者”的三重角度,给出尽可能的恰如其分。

  它该忠实于我的真情实感。它该是没有五彩泡沫的个人化记录。

  题记是同程回来的几位朋友所建Q群的群公告。

  16日早上10时左右,我们一行八人(其中一位叫气球的女孩为机上偶遇)抵达成都双流机场。机场里到处可见来来往往的背着推着支援物品的人们。

  在等待进一步行进的过程中,两位机场警察得知我们的来意后,安排了成都私家车志愿者把我们送到志愿者的聚集地青羊正街的顶点户外。

  那么多的志愿者,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跋山涉水,远道而来。

  将从南宁签收到的两箱药品交出,不过两支烟功夫,我们这支“广西队”就接到任务从成都到绵阳到德阳再到绵竹市的汉旺镇。

  顶点的负责人老高用一种几乎是蛊惑的语言说了一些当地情况。他说都江堰市已不能去了,因为疾病,因为无所不在的绝望。而我们要去的地方,除了眼睛之外,最好那儿也不要露出来。他还说,说最好你们备好另一套衣服,因为再回来时身上的衣服不能再要,得消毒和焚烧。当然,也不排除你没有机会做这些事如果你不能活着出来的话。

  直到现在,我仍认为老高是多么适合做这种“鼓舞士气”的指挥工作。

  以最快的速度摘下身上的佩环叮当,换上快干衣裤,留下了自己和家里的与联系方式,我们席地而坐九人中,将有两名成员暂且留守成都。

  16号早晨的南宁机场

  除了左三,其余七人为此次同行志愿者

  爱无国界

  成都顶点户外聚点

  #p#分页标题#e#

  “我没结婚,也没孩子,而且有医护知识,所以,我该去。”

  我记得当时自己的迫切,记得在说出这样一句话时,内心涌上的那种微妙的自豪和几乎天真的向往我相信,在这样一个箭簇不再,骑士不再的平庸时代,能有这样一个机会“冒险”,能圆内心那隐匿得如此之深,不可言说的“英雄”梦想,绝非我一人独有。

  我去了。

  我们头上顶着的头衔响亮得令人瞠目中国登山队。天知道,除了童年屋后的那几座小山,我从没有真正地登过山。可我去了。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一路上,几乎每个路口都有许多警察,每一辆开往灾区的车辆都要经过盘问以及出示证明。也正是那时,我明白了,那响亮头衔的必要和重要它使得我们得以如此顺利的抵达。

  经过三小时的车程,在汉旺东汽搭建的临时指挥部门前刚停下,我们就立即接到突发任务通往清平乡的道路全部被毁,只能从一处山谷的河床地带一直朝山里走,山体滑坡严重,而天池上仍有着不少被困的村民和老弱病残,需要专业队伍立即前往。

  这一次我没那么幸运了,领队“天地”和特种兵退伍的当地志愿者“小马”几乎是想都没想就伸手一指:你,留下。没有商量,没有余地。除了绝对服从,我无计可施,别无选择。

  我想我当时的脸色一定非常的不好看。因为不可以去“前线”浴血奋战,因为这里我毫无“用武之地”。因为我觉得那些男人们有浓重的性别岐视。

  这想法当然错了。

  但在当时,那沮丧和愤慨千真万确。

  就像往沸腾的热水里突然投入一堆冰块被强制性降温。

  至于去的六个人,他们变法戏般突然就摇身一变多么专业的登山装备,多么专业的登山队员。临时取了一副担架和急救药品,他们走了,头也不回。

  汉旺途中

  #p#分页标题#e#

  到处是帐蓬,到处是运送物质的车辆,到处是刺鼻的消毒水,到处是失所流离的沦落人。身边不远处,军人们在奋力挥动手中的工具,巨大的起重机扬起漫天尘烟,还有那些人,巡逻的,喷药的,发放粮食和生活用品的,神色茫然坐着发呆的,用几小捧水轻轻擦洗面孔的,以及如我这般躁动不安的。

  我从不害怕陌生的地方。但在那一刻,我感到了孤单当所有的同伴都离我而去,当我像一只落单的鸟儿被遗留在这疮痍满目的灾区,当我背着背包,钻进已有着另一些陌生志愿者休息的帐蓬之时,我感到自己多么孤单。

  疮痍满目

  时间就是生命

  俄罗斯搜救队

  任务书

  #p#分页标题#e#

  我喝几口水,抽了两支烟,试图调整自己并找到一条坦途一条可以让我的血重新沸腾,可重新唤醒我天真的渴望,可重塑那交出自己所有的热望的坦途。

  我失望了。

  除了“留守待命”这几个字,那些组织负责人再没给我别的回答。

  而我所知道的事情就是,前方的推土机刚挖出一具尸体,帐蓬前方不远处的小学广场,堆满了死去的孩子们。

  而我在这里坐着,徒劳地等着,被无力感狠狠地噬咬着。

  我躺下了,直至大地开始摇晃(自512后,这里的每天,都有这样的余震晃荡),直至满怀的失落与惆怅被困意取代。

  讨论进山路线

  围城

  他们

  我们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 13:16:18过]

丰原租房网
英超
乐山物联网云平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