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光城200亿元第六条道路打造重庆信息港

2019-11-09 19:02: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光城”200亿元“第六条道路”打造重庆信息港

“光城”200亿元“第六条道路”打造重庆信息港

200亿的惊人计划

虽然直辖仅仅5年,但人们已经开始感觉到重庆的力量。8月6日,重庆市政府召开信息化专题报告会,重庆市副市长黄奇帆在会间说,重庆将投资200亿元建设“重庆信息港”, 其中140多亿元用于基础设施平台的建设。

这个宏大的目标让很多城市大吃一惊,比如地处重庆下游的武汉市。武汉一直认为自己的经济发展保持着对重庆的相对优势,尤其是在信息产业方面,但是如果重庆果真狂飙突进,那武汉的“东拓西进”和“中间隆起”战略就会大受牵扯。

其实,在这位副市长表态之前,重庆市委书记贺国强就在一次调研后“要求重庆要率先建成长江上游信息中心和交通枢纽”,他们为此确定了一个时间表:2005年建成基本框架,2010年基本完成任务。因为贺国强没有谈及投资金额,所以没有引起外界更多的关注。

不过,黄奇帆此番表示的200亿投资数额的确把人们的思维推出了常规。人们注意到,今年刚刚设立的“重庆市信息发展专项资金”,每年只有2000万元的财政拨款,连续5年也不过1个亿,200亿从何而来?人们掐着手指算来算去,结论是:以重庆目前经济实力,出手断无可能如此阔绰。

那么,重庆高层是基于何种考虑做此决断?

针对外界的疑问,重庆市信息产业局局长贾秦英解释说,200亿投资其实是一个长期匡算,而且并非全部由政府财政包办,引资与贷款也是重要渠道。他特别强调了企业的投资主体地位,“一定要推进市场化运作,不能仅仅靠行政干预和财政拨款去搞信息化”。然后他话锋一转,“我们更不能被200亿这个数字束缚,信息产业局匡算出的近期、中期、远期的总投资是730亿元,但这是一个滚动发展的概念,有可能超过,也有可能达不到——也许技术和体制的进步能够越来越节省投资。谁能料到本世纪10年以后的事呢?”

重庆突破之“三港三路”

重庆市信息产业局将信息港建设具体为一个名曰“21129”的投资计划。2是指建设一个基础通信和一个信息交互,1是建立一个重庆市的门户站,12就是有12个应用系统,另外是9个信息资源库。

贾秦英说,建设重庆信息港,只是重庆建设长江上游信息中心和交通枢纽的第一步,而信息中心和交通枢纽的建成,只是建设长江上游经济中心城市的第一步。直辖第五年,重庆终于选择了一条高端突破的发展道路。

市委书记贺国强的说法是,在重庆建设长江上游经济中心的过程中,交通枢纽建设要先行一步,因为重庆是一个在交通上“欠账”比较多的城市。他认为,经过10年的三个阶段——从还欠账到基本能适应,再到能够超前——到2010年把重庆建设成为西南和长江上游的交通枢纽,有了这个交通枢纽,就能拉动重庆市的整个经济中心的发展过程,然后再用10年实现最后目标。

黄奇帆把“交通枢纽”的概念分解成为“三港三路”。三港是长江航运中心港、信息港、空港,三路是铁路、高速公路、石油运输(包括天然气运输管道)。他对这个目标表示了极大的信心。

长江的主航道即从重庆到上海,重庆作为长江航运中心的地位早已形成,即便因为公路与铁路的竞争导致航运能力有所下降,但当地官员乐观地认为,当三峡库区明年二期蓄水以后,吨的轮船能全年365天运行,长江航运前景看好。至于空港,重庆今年预计航空方面进出的人群是400万,相当于上海1992年的进出港人数。现在重庆江北机场规模较小,2万平方米的航载楼正在改造,准备扩大5倍。10万平方米在理论上是按实际700万能力设计,据说实际吞吐可达到1500—1600万。当地预计每年可增加100万乘飞机,10年以后就是1000万,有理由成为西部的一个空中枢纽港。

根据规划,到2010年之前,重庆还将形成一环八射的铁路,这种“米”字形的铁路枢纽,在中国40多个大城市中是惟一正在实施的计划。高速公路的“二环八射”计划也在国内城市中独一无二。西油东送是从兰州到重庆,然后从重庆分配到广西、湖南、贵州、云南等地。西气东送,包括重庆到武汉,也包括新疆、陕西到上海,这两条管道最终在湖北和武汉形成环线。用黄奇帆的话说,重庆的气、四川的气可以到上海去,万一重庆的气不够,西北的气也可通过武汉转回重庆来,形成一个对重庆非常有利的络。

在重庆官员的意识中,发挥重庆区位优势,带动整个西部开发责无旁贷。以上“三港三路”使黄奇帆很是骄傲:“我感觉我们重庆是整个西部12省交通的突破口,是整个西部开发交通先行最为壮观、最有规模的一个突破口。”他说,在这个“带动”过程中,正在建设的第六条通道——重庆信息港——将居功至伟。

三合一的“光城”计划

黄奇帆说,重庆的各种指标在全国都无法排到前面,但是信息基础设施却是一个例外,它与北京和上海处在一个水平线,信息港的建设将使重庆稳固这个领先地位并与国际先进水平接轨。

重庆信息港的重要内涵就是“三合一”、“三相通”——把、有线电视、计算机三合一,而三相融以后的终端特征就是机、电视机、计算机的三机合一,软件、硬件及信息服务业三业并举。可以说,三合一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信息港的建设过程。

这就需要一个游戏规则把它们统一在一起。原来广播电视可以拉一条,邮电通信可以拉一条,各种计算机应用系统可以拉一条,各个政府可以拉一条专用,大家各干各的,这是一种重复建设,至少三遍重复,实际操作中还会上千遍地重复。重庆能避免这种结局吗?

黄奇帆认为,现在最困难的可能是三个部委的不统一。

“这在北京很难突破,最容易突破的地方一个是上海,一个是重庆。上海代表中国最先进的城市,而重庆突破了整个中国就都能突破,因为重庆具有中国各个省的共同特征。在重庆这样的城市,地方法规可以起作用,地方领导更可以起到推动作用。”黄奇帆说。

他们现在急于提高整个重庆的信息出口的等级。黄奇帆说,尽管重庆出口的光缆带宽是10G,足以够用,但是需要通过几个弯才能传递出去。中国电信把重庆的等级列为西南的第二等,与成都合在一起,重庆的信息要通过那边再传到其它地方。在管理的层面上低了一个等级,似乎使作为直辖市的重庆不太平衡。黄奇帆说,“我们内容丰富了,它就会提升等级。”

在诸多具体而微的实施计划之中,最引人瞩目的是重庆主城的“光城战略”。

新的焦虑

一个拥有比较集中的行政管理体系的城市,或许可以利用体制的力量迅速形成一个三合一的平台。但是,如何保证投资结构供求平衡,不至于因过度超前而造成泡沫?这是重庆必须面对的问题。

三线建设为重庆带来了国内最先进的光电子开发、应用能力和技术,使重庆成为中国仅有的几个光电子产业基地之一。如今,重庆拥有电子24所、26所、44所、重庆大学、338厂等众多与光电相关的科研院所厂,人才资源得天独厚,引得深圳与武汉等城市——它们与重庆一样把光电子产业推举为未来发展的主导产业——纷纷前来重庆抢挖人才。

然而,重庆迄今在将光电技术产业化方面乏善可陈。这是重庆一条致命软肋。按照重庆的设想,信息港的发展本身就是以光纤、光缆、光为主要特色,以此可以带动整个光电子产业的起飞,有人却一针见血地指出,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建设了一条8车道的高速公路却没有车在上面跑。

目前,重庆电子信息制造业总量很小,去年的销售值是26亿,产值(90年不变价)45亿,即使在西部,也远远落在了西安和成都的后面。这个26亿,是全国8200亿的1/300多一点。去年电子信息制造业的税利是2.3亿,是全国750亿的1/300强。但是,重庆的GDP是全国的1/50,税收支出是200亿,与全国的1400亿相比,也接近1/50。以GDP和税收占全国1/50的地位,电子信息产业竟弱小到可以忽略不计——说到这里,当地官员便有些底气不足。

不仅总量小,重庆电子信息产品的技术层次也比较低。重庆的所谓优势,集中在元器件等上游产品之上,在信息产业链中属于最末端的产品,中下游产品的开发几乎是空白。

黄奇帆副市长承认,重庆电子领域的大集团、大企业凝聚性比较差、比较散,仅有的那些电子销售值,也是由许许多多企业积累而成的。不久前微软的人到重庆讲课,说到电子信息产业最终是要讲拳头、讲龙头、讲大集团的——一方面,有许许多多企业为它配合,但是最终的销售规模是要由大集团来当主力军——这使得重庆有关方面焦虑不安。

重庆一位电子科研人员说,我们现在是捧着金饭碗讨饭吃。黄奇帆用了四个“少”解释了其中原因:企业投资少,研究开发投入少,固定资产投资少,当然外资投资也比较少。黄说,我记得上次,固定资产投资重点项目会的时候,信产局汇报的几百亿投资里面,通信这一类服务业和基础设施的投资倒有几百亿,但是,电子信息产品制造业的投资,大着胆子才说了个几十亿。实际上,在重庆市“十五”计划里,也只有二三十个亿这样一个概念,规模是比较低的。

由此而来的结果就是信息产业人才流失,“孔雀东南飞”。重庆的另一位副市长赵公卿用了很重的语气说,光电产业发展的关键在人才,没有人才支撑,不可能谈产业的发展。

但是重庆高层依然把这座城市的未来寄托在信息产业上。黄奇帆说,发展信息产业,是当前提升重庆产业结构的需要,整个重庆工业的升级换代都与这个突破口有关。尽管其产业化现状令人不敢恭维,但他仍然给重庆寻找到一条乐观的理由:“最近三年,重庆的信息产业已经开始加速,平均每年增长33%,虽然基数很小,但是如果33%的增长连续保持10年,26亿就会变成400个亿,就会成为很大的支柱产业。”

第六条道路

过去几年,重庆高层对自身的定位是做中国的工厂。他们的判断是,由于东部地区正面临着新一轮产业结构调整,重庆正是劳动密集型等传统产业的最佳转移地带。但是,既然中国还没有成为世界工厂,重庆也就无法成为中国工厂。情急之下,他们改弦更张,决心走一条高科技之路。当地的一些官员和学者将这条道路称为重庆的“第六条道路”。

液压机械/部件
家居百科
游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