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绝世剑魔 第三百四十六章 远来之客

2020-01-16 15:58: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剑魔 第三百四十六章 远来之客

救下这许多人,和江余的心安理得不同,韩庄主心还是十分忐忑的,因为如果这事败露,神武宗绝对饶不了他,而韩家在荒州大陆的基业,也会就此终结。故而这两天,韩庄主几乎都没怎么睡,双眼也早就都布满了血丝。

这一日清晨,一夜未睡的韩庄主,方才起来洗漱,就见庄内的小厮疾跑而来,道:“禀告庄主,出大事了,外面来了一伙儿人,把庄子给围了。”

听到这话,韩庄主的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问道:“知道是哪里的人么?”

“看旗子好像是五蕴道的人,还有黑盐城的旗子。”

听到这样的禀告,韩庄主愣了。五蕴道的人自然不用讲,他们离锦绣山庄本来就不远,可黑盐城那是神武宗的直属城市,论地位和牧云城差不多。距离这里起码有千里以上,他们竟然能一起来了,那就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已经知道了自己和江余的秘密。否则的话,大可以直接调动近在咫尺的牧云城的人,不调动他们,正说明,他们已经怀疑江余了。

让韩庄主有些迷惑不解的是,这些人来的太快了。虽然说距离江余和杨慎在海上救人回来已经有一天两夜了,可神武宗发现自己人被全灭,恐怕也需要一天的时间,而调查人员去向,更是需要时间。他相信江余和杨慎的手脚,自然是干的十分干净的,不会给神武宗留下踪迹。纵是如此,他们还能来的这么快,就只能说明一点!

“有人泄露了机密!”

韩庄主已经无心去调查到底是怎么泄露的机密,如何应对这场危机才是重要的。他先派人去寻江余,和他说明这边的事。而他自己,则带着几个亲随,直接走出门去。

韩庄主出门后,就见在山庄之外,旌旗大展,到处都是人。果然如小厮所说,来的人是五蕴道的人,还有远路而来的黑盐城的人。

韩庄主是见过大世面的人,面对这样的场景,他是一点都不慌张。以自身浑厚的修为,朗声道:“不知我锦绣山庄如何得罪了各位,各位为何围了我这里。”

“少他妈装蒜,你干了什么你还不知道,别让爷爷们费事,赶快把人给交出来!”五蕴道的人群里,传来喝骂声,听到这话,韩庄主斜了一眼,道:“是五蕴道的朋友吧,如何出口便伤人,还有,你们说的什么人,我怎么一点都不明白呢?”

五蕴道之人,听韩庄主完全抵赖,就见在其阵,立即飞出数人,直接越过韩庄主,直奔庄内而去,便想着从天而降,将人找出来,可他们方才飞到锦绣山庄的上空,便一个个都被弹了回来。

韩庄主见状,淡然道:“我这山庄为了防贼,可是有结界的,诸位硬闯,若是受了伤,可不能怪韩某人没有提醒。

说完这些,韩庄主又道:“而且我想你们也该清楚,我锦绣山庄受长生苑护佑,不是你们说闯就可以闯的。”

听到韩庄主这般说,五蕴道之的那人继续喝骂道:“便知道你们和长生苑那群家伙是一丘之貉,所以才过来收拾你们。”

韩庄主闻言,笑而不语。就在这个时候,就见黑盐城之,走出一名男子,那人看年纪也就三十多岁,看样貌斯斯的。端是一点杀气都没。就见他来到韩庄主门口,拱手一礼,道:“见过韩庄主。”

“你是……”韩庄主并不得认识眼前这个男子。

那男子一笑,道:“在下欧阳麟。”

“原来是黑盐城城主驾到,失敬了。”韩庄主慌忙拱手示意。韩庄主是个常在场面上行走的人,遵循一个道理,那就是别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正是因为如此,面对挑衅他冷颜以对,而面对欧阳麟这种彬彬有礼的人,自然也会有礼相待。

“这里不是讲话之所,韩庄主能否请在下喝杯凉茶呢?”欧阳麟笑着问道。

“那是在下的荣幸,请!”韩庄主说着话,便请欧阳麟入内,而欧阳麟跟随韩庄主进去的时候,五蕴道的阵,一个身披铁甲的胖子,紧跟着闯了进来,守门的护卫自然不许他进去,他不管那许多,硬闯进来,守卫也拦他不住。厚面皮的跟随欧阳麟,一道进了府。韩庄主清楚后面跟着的这个,就是刚才骂人的人,他和欧阳麟有说有笑,却也小心提防着身后的那个家伙,心说他要是乱跑的话,便麻烦了。

三人一道来到了锦绣山庄前院的书房之,这里并不是正式的书房,只是锦绣山庄前院管家所用的书房而已。

三人坐定,立即就有人送上香茗,而后韩庄主屏退左右,问道:“还不知道二位到此,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少装蒜了!”那胖子出声道。他虽然没了在外面的威风,但却依旧蛮横无理。韩庄主干脆当他不存在,也不理他。而欧阳麟听到韩庄主所说的话,呵呵一笑,道:“韩庄主当真不知道么?”

韩庄主摇摇头,道:“愿闻其详。”

欧阳麟便将自己的来意说了,原来神武宗来群峰峡接应的人,没看到一艘船,却看到了一些漂浮在海面上,已经死透了的神武宗的弟子。他们立即就意识到,这些人是遭到了截杀。神武宗立即展开了调查,而刚开始调查,就获得了一个重要的情报,那就是有人告密说,截杀神武宗的人,正是牧云城城主江余,而韩庄主和他是同谋,截杀之后的人,都藏在了锦绣山庄之。

听了这些话,韩庄主几乎可以确定,的确是有人泄密了,可韩庄主自己也觉得纳闷的是,在庄内知道这件事的人,几乎都是他的心腹,他相信这些人不会出卖自己。而且这些人知道这件事是早就知道的,若是告密,早点去告密的话,江余和杨慎根本都无法得手。韩庄主纳闷不已,但面上却没有丝毫表露出来。

韩庄主等欧阳麟说完,哈哈一笑,道:“这太可笑了。”

“哪里可笑?”欧阳麟问道。

韩庄主道:“我与新任的城主,的确是旧相识。可他的修为并不高。而且刚到牧云城,实话说,也没几个可用可信的人。而你刚才说,是他半路截杀了那些人。可你也说了,护卫有千余人,而且都是神武宗之的精英弟子。你不觉得这两相矛盾,有些荒谬么?”

“嗯……”欧阳麟自己也点点头。就听韩庄主继续道:“我那江兄弟剑技的确有一套,可他再厉害,也不可能一个人打得过那么多人,而且就算他打得过,那么多神武宗弟子难道都是傻子么,便没有一两个跑回去报信的么?”

欧阳麟闻言,沉默片刻,道:“现场的确有些蹊跷之处。”欧阳麟心说,根据那些到了现场的人说,在群峰峡死的那些人,尸体上都没有伤口,也没受内伤,只是眼珠突出,死状恐怖,很像是被吓死的。可这实在离谱,因为这些人的修为都很高,若说他们被吓死,那不是胡扯么。必是用极厉害的技法杀死的。可是使用技法的人,连天君级别的人都干的掉,可见其修为有多高深。所以从一开始,欧阳麟就不相信是江余干的,他心说这事情多半是哪个大宗派的手笔,否则一下干掉神武宗一千多人,又怎么可能。

看着欧阳麟沉思,他身边的胖子很是不爽,心说这个姓欧阳的,怎么反倒替别人说起话来了。可他心虽然不爽,却不敢说出来,毕竟五蕴道矮着神武宗一头。

欧阳麟沉思片刻后,对韩庄主道:“我相信韩庄主是无辜的,可是在下是上指下派,身不由己啊,便是我回去说韩庄主你和江城主是无辜的,可也要有让人信的证据啊。嗯……这样吧,韩庄主你让我们搜一搜,想来肯定是搜不到的,只是走个过场,也好让我回去有个交代,如何?”

听到这话,让韩庄主犯了难,他心说那个胖子玩蛮横的自己倒是不怕他,这个欧阳麟说话斯斯,可却是个绵里藏针的家伙。他现在是笑着的,彬彬有礼的。可他真的派人进来搜了,而且搜到了,怕就不是现在这幅嘴脸了。可话说到这个份上,怕是也不好直接拒绝他。想到这里,韩庄主道:“搜查的事……不妥吧。”

“怎么不妥?”欧阳麟问道。

“哼,你心虚了吧。”那胖子看着韩庄主低声的揶揄道,却立即收获了欧阳麟的一个白眼儿。

韩庄主面露为难之色,道:“你们也知道,我这里不过是个大号的绣坊,里面女眷绣娘居多,若进来搜,怕是多有不便。”

欧阳麟呵呵一笑,道:“这个容易,我的部下不会做出逾礼之事,若是有,是杀是剐,都听韩庄主的。”

“嗯……”韩庄主闻言,心是大为叫苦,心说真是坑死了。一万多人啊,怎么可能藏的住,若是搜的话,肯定一下就搜出来了。而若不让他们搜,怕他们会直接玩硬的了。韩庄主左右为难之时,就听书房外有人道:“韩大哥,是什么人来了么?”请访问::.feisuz.

泰安市口腔医院
昆明市延安医院
四川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浙江治疗宫颈炎费用
山西市治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