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我被精灵女帝逼婚了 第九章:第一课

2020-01-18 23:11: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被精灵女帝逼婚了 第九章:第一课

塔罗拉大陆上由一个超级大国阿帕尔顿和三大国萨尔瓦多,肯尔,克莱茵顿还有无数的小国组成。阿帕尔顿占据了整个西边,东边则是萨尔瓦多,克莱茵顿,肯尔由北往南坐落在这个大地上。

海堤斯和阿雅此时就在一座康尔沃东边边境的大山里。

“过了这座山,就进入肯尔的国境了。”正午的烈日下,十六岁的少年站在山顶上远远的眺望起肯尔那夸张到无以复加的国境线。

五十米高,八米厚,每隔五百米就有一座碉堡的超巨型城墙。把肯尔无垠的土地全都包裹在了里面。

昨晚拜师海堤斯没有直接同意,而是给自己定了个考题,说是靠自己在今天之内穿过肯尔的国境线就收自己当学生。

可是看到眼前这宛如神话中才有的巨龙,耶梦加得的身躯一样的城墙,真的让想要翻越的人望而生畏。

“八百年前的斯洛伦战役,就连阿帕尔顿都被卷入的席卷大地的战争,死去的人多到无以复加。其最终结果就是肯尔建国。八百年了,始终贯彻以军事立国的国家,这墙设计的目的不是对付我们这种人的。”

“那是对付谁的?”

海堤斯看了眼在喘气的阿雅微微的笑了笑“比阿努比斯弱一等的那种魔兽。”

“第七等级凶兽?不是,那我们怎么过去啊?”

“你我是不知道,我反正能直接过去。”说完阿雅就看到海堤斯脚下直接闪烁起一个简单的风系魔法,紧接着巨大的风压直接在脚下炸开,海堤斯就像颗导弹一样弹射了出去。城墙上第一时间就展开了防御措施,也不知道海堤斯和边防人员说了什么,直接就让海堤斯过去了。

“大叔,你不是说他会带我去萨尔瓦多的吗?怎么和说好的不太一样啊!”由于爬山就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的阿雅,剧烈的深呼吸几次后迈开步子就向山下跑去。

随着距离的靠近,城墙显得愈发的高大,等到跑到城墙下的时候,光是抬头看城墙都觉得费力,更别说爬上去了。

“喂!有人吗!”稚嫩的声音惊非了林间的鸟雀,城墙却犹如托天的巨人毫无反应。

“呼……吸……呼……吸……呼……”

几个深呼吸后阿雅咬紧了牙关,一阵助跑后直接跳了起来。

气流随着阿雅的跑动而剧烈的搅动起来。

砰!

本以为会有魔法阵防止自己攀爬,结果除了一声肉狠狠的撞到了石头上的声音外,别说魔法阵,就连魔力的流动都没有感觉到。

“也好,省得麻烦。”怀着复杂的心情,阿雅鼓着腮帮子开始了攀爬。

五十米的高度,细密的墙缝,剧烈的风压都给人带来不小的考验。太阳以惊人的速度下落着,虽然逐渐凉爽的温度对自己来说很不错,可是过度疲劳带来的视力逐渐模糊和体力的透支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就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而言,从二三十米的高度失去意识摔落下去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啊!”随着一声惊呼和重物落地的声音,意味着再一次的失败。十指因为过度的磨损和脱力而不断的颤抖着。

“哈,这根本就,过不去嘛。”再也没有力气的阿雅最终瘫软在了草地上,胸口因为剧烈的喘息而起伏着。

“是啊,就你那和没有没什么区别的基础,怎么可能爬的上去,这可是五十米。”海堤斯的声音毫无征兆的在身后响起。

过了起初的惊讶之后,阿雅一个咕噜就从地上爬了起来,“你既然知道我怕不上去,那还拿这个考验我?”

“是啊,你爬不上去和你上不去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其次,我的考核题目没有说一定要你自己爬上去啊,善于借助身边的事物来达到目的,这正是人最基本的有别于动物的区别不是么。”

看着阿雅因为愤怒而憋得通红的小脸海堤斯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借助身边的事物?”阿雅环视了周边的树木,确认离城墙最近的也有五十米之后直接就不淡定了。皱着眉头看向海堤斯正要抱怨的时候突然的灵光一闪。

“海堤斯哥哥,带我上去嘛~~~”突如其来的撒娇搞得海堤斯也是楞了一下,不过看到阿雅最终还是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还是欣慰的点了点头。

随着空爆的推进力和一声惊呼,身体直接体验了瞬间的超重状态后就到达了横亘在自己面前一下午的城墙上面。

经过海堤斯和边防人员的一番交涉,最终自己可以在这块区域最大的碉堡里结束了晚餐。

坐在城垛上看着缓缓落下的太阳,慢慢的回忆着今天的事情。“那我现在可以叫你导师了么?”

“别,我并没有任何学院颁发的导师资格证,我对各项主流职业的研究也没有到那个地步。不过你在这半年当中,我倒是可以教你些基础,不然你连威斯迪姆学院的考核都过不去。那可不像我,会故意放水。”

“嘻嘻。”听到海堤斯承认自己放水后阿雅开心的笑了笑,拉了拉自己背上的披风“这就是我的第一课么?要善于借助身边的资源。”

看着边上洋洋得意的阿雅海堤斯嘴角弯了一下“并不是哦,我要告诉你的第一课啊。”看着完全沉下去的太阳,海堤斯微微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言辞,最后道:“我要告诉你的是,人生中会有无数个这种城墙挡在你的前面,不管能不能翻过去;不管怎么翻过去;不管是不是自己翻过去,都绝对不可以放弃,一但有了这样的念头,某些困恼你的城墙是会主动出击的,让你万劫不复。”

一下子就使得话题变得沉重起来的气氛使得海堤斯也感到少许的不适应,而后有补充道:“不过一旦跨过去了,那就会是你变得更强大。你现在所要面对的那堵名叫月见林海的墙就是会主动出击的墙,还是可以隔断时间与空间,横亘在人心里的墙。”

发现话题再次沉重起来似的海堤斯撇了撇嘴,而机灵的阿雅也注意到了海堤斯的尴尬一般说道:“恩,我会翻过去的,那时候全大陆的人都会知道我的名字,也会知道我老师的名字。”

“都说了不要叫我老师。”带着宠溺,海堤斯轻轻的揉了揉阿雅的金色碎发,看着最后一丝的阳光消失,黑暗完全降临不禁发出来声轻微的叹息。

仁爱医院陈俊兰
北京市海淀医院
长沙妇科医院有哪些
深圳妇科医院排行
锦州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