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超越时空的对画

2019-10-09 02:02: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越时空的对“画”

原标题:超越时空的对“画”

《亚威农少女》里的视觉形象,是通过几何语言来表现的。毕加索为其新艺术形式构想出了一种新的美学观点:将一切还原成几何图形。即同时表现完全不同的视点,这些视点不同的总合构成被描绘的物体。

别有人间

巴勃罗毕加索刚一出生就带来不小的震撼:一场窒息导致他被医生当成死婴弃在一边,而只去照顾他的母亲。所幸,他的叔父不死心,灵机一动往他的鼻孔里吹了一口雪茄烟,他竟然开始正常呼吸,活了过来。

毕加索在西班牙南部的一个港口城市马拉加长大,从小就跟着他做美术教师的父亲学画,并表现出了不寻常的天分。他随时随地都在画画,跟玩儿似的。4岁的时候,他的涂鸦之作就已让家人感到非常惊讶。表妹玛丽喜欢让他画驴子,他不管是从脚、背还是从耳朵画起,最后成形的东西都像极了实体。

然而,这个“天才”却不是一个好学生,上课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此外,在读写方面他感到很费劲,对数字也觉得难以理解,因而常常被同学们捉弄和嘲笑,窝囊气受过不少。

快满11岁时,毕加索的父亲决定让他接受正规的艺术训练,并把他转入自己任职的一个美术学院。在完成一些基本的训练之后,毕加索的绘画水平就已经超过了他的启蒙老师。

1895年,14岁的毕加索经历了一个巨大的心灵创痛:他最喜欢的小妹康奇塔年仅8岁就因感染白喉而夭折,他亲眼看见她在痛苦、恐惧和依恋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在妹妹病重期间,毕加索曾祷告说

,只要上帝肯救活他的小妹,他愿意把自己的全部绘画天赋还给上帝,从此不再摸画笔。

可是,许过愿之后他又一度动摇,陷入到深深的矛盾之中。小妹最终离去让毕加索充满着负罪感:难道艺术不足以交换小妹的生命?抑或是上帝根本就不想让世间失去一位了不起的艺术大师?毕加索认定是自己的摇摆态度导致了小妹的离去,并以此作为一种象征,满怀神圣的使命感去绘画。

此后不久,毕加索与父母移居巴塞罗那,见识了当地的新艺术与新思想。这座城市所弥漫的反叛和无政府主义情绪使毕加索深受感染,他更加厌恶那种刻板僵化、令人窒息的传统绘画教育,独立的意识也越来越强。这时发生的一件事情,又对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看过他近期的一些画作后,他的父亲拿出自个的调色板和画笔,交给了年仅16岁的儿子,然后宣布自己再也不画画了。父亲不无悲凉的选择,同样给毕加索带来了某种负罪感。

1904年,心高气傲、贫穷而又落魄的毕加索终于定居在他梦寐以求的巴黎,住进了一处怪异而破旧的居所“洗衣舫”

。这幢破楼因外形特别像塞纳河上洗衣服的船而得名,当年是一些流浪艺术家的聚会场所,也是各种新思想和新风格诞生的“作坊”。艺术家们彼此之间,以及与慕名而来的各色人等闲聊侃谈的话题,除了前卫艺术,常常还有诸如第四维、空间几何学、n维连续统等等新玩意。

就在这一年,法国数学家亨利庞加莱于美国发表的演讲,已经预见到一个“变化即将到来”的世界。其中最为明显的是,由于技术上的新进展,比如飞机、汽车、X射线、无线电报和电影艺术的出现及应用,大大改变了人们的时间观念和空间观念。此时在洗衣舫这个小地方,庞加莱的见解一度成为画家们的热议话题。按照庞加莱的解释,既然二维面的一个景象是从三维面而来的投影,那么,三维面上的一个形象也可以看成是从四维面而来的一个投影。庞加莱提出,可以将第四维描述成画布上接连出现的不同的透视图。

画家们对此很感兴趣,因为他们都尝试通过同时展示许多不同的透视点去表现物体。他们也隐约感觉到,那些奇妙的数学和空间新观念对他们的艺术创作来说,似乎包含着一种新美学或新技法的种子。这艺术中的科学层面自然没有逃过毕加索的眼睛。他敏锐地意识到,这不同的透视图应该在时间“同时性”里展示出来。可这又该怎样去表现呢?

1907年3月至7月间,毕加索一头扎进洗衣舫的一个画室里,处在某种新事物的临界点上,经历了一番“可怕的精神孤独”和无尽的焦虑与煎熬。这种新事物是他全身心渴望着的,也绝对是突破性且惊世骇俗的。在创作过程中,他完成了上百件草图与习作,并不断地调整作品里的相关形象,还有其姿势与造型,终于绘就一幅超越时空视野、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作品——《亚威农少女》。

这幅巨作描绘的是巴塞罗那一家妓院的5个妓女,整个构图极具几何张力和视觉冲击力,同时又显出一种新奇、粗俗的立体感与错乱感。画中,看上去令人惊悸、姿势和神态各异的少女们都像是浇铸出来的雕塑,其中一张脸(左边第二人)的正面同时画上了左鼻孔、右耳朵和两只眼睛——这是一个在正常情况下根本不可能看到的情景。而右下坐着的那个扭曲、变形的少女,乍看让人简直分辨不清到底是正面、背面还是侧面?

《亚威农少女》这个里程碑式的作品一开始并未为人们所理解,曾一度招致很大的误解和恶评,甚至还有传言说画家已经疯了。的确,它以一种近乎几何形的构图法,将多种艺术流派的影响和观念融入到一种新的艺术风格中,创造出一种与客观对象截然不同的新形态,构建了一个奇特的视觉世界,从而结束了用单一视角表现空间的模式,展现了所有视觉形式的可能性。这又导致日后形成了一种重要的绘画风格——立体主义(立体画派),直至发展到最后的完全抽象主义。这从根本上撼动了西方的绘画艺术传统,使得绘画不必拘泥于那些一成不变、固定于一点或两点的透视法,同时也为艺术家们看待自然、描绘世界提供了新的思路。

值得注意的是,在《亚威农少女》面世之前两年,1905年5月,爱因斯坦于瑞士伯尔尼完成了他的旷世宏文《论动体的电动力学》,给出了同时性的严格定义。仅仅相隔两年,立体主义和狭义相对论这两大创新成果就分别在两个26岁的年轻人——毕加索与爱因斯坦的画笔和钢笔下诞生

,并且就一定意义而言分别成了现代艺术与现代科学的象征,堪称传奇。

毕加索与爱因斯坦都相信,艺术与科学是探索感知和表象之外的手段。事实上,他们都以各自天才的洞见,完成了某种共有更深层联系的全新的东西。两人的顿悟似乎都源于一种感觉,即人们当时理解艺术与科学的方式中所欠缺的某种要素。这也是庞加莱阐述同时性观点时所激发的那种与常识性直觉相违背、超越了感官知觉的新思维:就艺术而言,空间同时性是不同的视点被同时全部表现出来,而不是众多连接的透视图。

他们在艺术与科学领域里的探索成就,可谓殊途同归,人们看待事物和认识世界的方式由此发生了改变。

(尹传红)

原标题:超越时空的对“画”

原文链接:

稿源:人民

作者:

怎样在微信上开店
微信小程序店铺
怎么入驻微商城
分享到: